就来到了顾铮都难以想象的宽阔的后堂

- 编辑:admin -

就来到了顾铮都难以想象的宽阔的后堂

至于以前的小偷小摸?
 
    顾铮表示他不记得了。
 
    果然是本地人,十分自信的黄鸿飞在确认了这一点后就放了心,此时再看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顾铮时,就怎么看都顺眼了。
 
    “那既然这样,不知道顾先生什么时候能来上工?”
 
    “现在,马上!”
 
    “马上?不用这么着急吧?先生可以先回家准备一下,明天再来上工也不迟啊?”
 
    看着黄鸿飞以及已经从麻袋中爬出来,头顶还插了一根党参的黄森汉,顾铮接下来的话语说出来的竟然是毫无压力。
 
    “我家断粮了,吃不起饭,据说这里包食宿!话说..都这个点了,东家开饭了没?我在这吃饱了,就能直接上工了不是?”
 
    这位先生…好特别。
 
    莫名的率直啊。
 
    习武之人到底还是欣赏直来直去的人,原以为会是一个穷酸,没成想却是如此的有趣。
 
    在听完了顾铮的理由之后,黄鸿飞不由的哈哈大乐了起来:“这时候正是吃饭的时间,走走走,顾先生随我到后堂,在那里和我的徒弟们一同用饭吧!”
 
    “那就走着!”
 
    不客气的顾铮依然走在后边,不过了解他的人,却能看出他此时的好心情,这让最先的引路人黄汉森不由的回头看了他好几眼,眼神颇有些微妙。
 
    待到三人穿过一个短回廊,就来到了顾铮都难以想象的宽阔的后堂。
 
    说这里是一个堂,有点小瞧了这个地方,这里更像是一个演武场。
 
    宽阔平整的方砖地,习武用的磨石,木桩,高架起来的武器架,在这里摆放的是颇有气势。
 
    而在演武场的最后方,是一长溜的小平房,看起来就是这些员工们的日常住宿的地方了。
 
    至宝林的规模还真是大,黄鸿飞师傅,在现如今的佛城,也算是一个颇有影响里的土豪了啊!
 
    只不过现如今本应该是肃穆庄严的练武场内,正如同村落中办着喜事的流水席一般,将一张张的矮桌子排成了一大溜,盆盆碗碗的摆的很是丰盛。因为午饭的时间到了啊。
 
    在至宝林中,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体系中的人员,都会在这个时刻,凑在这个演武场中一起吃饭。
 
    瞬间就耷拉了脑袋的黄汉森,压根就没有发现顾铮一直在看着他的背影时,是若有所思的,而被称为一声先生的他,也被黄鸿飞先生给一一的引荐给了这头桌上的几个人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