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顺了嘴了这是又打算蹭我的豆子吃了

- 编辑:admin -

吃顺了嘴了这是又打算蹭我的豆子吃了

再一次踏上了这条如同夜市一般热闹的商业街,顾铮的心态却是截然不同的,现在的他,是一身的轻松。
 
    依然是那个熟悉的开放式的温酒柜台,那隔着半条街就能闻到的老酒的味道,直往被勾起了馋虫的顾铮的鼻子里边钻。
 
    “小二,老规矩,两碗黄酒,一盘茴香豆!”
 
    “还有!今天将上回赊的酒钱一并还了,共计28个钱,你数好喽!”
 
    ‘叮叮当当’的铜钱声与桌子碰撞出悦耳的声音,这让经年不变脸色的酒保,都挂上了一丝吃惊的表情。
 
    “哎呦!顾先生,这是发财了?最近又去哪里‘高就’了啊?”
 
    在数完了铜钱之后,负责任的酒保就十分熟练的先给顾铮站着的空位那,送上了一碗早已经温好的黄酒。
 
    “哦,对了,给您茴香豆,怎么?顾先生吃过晚饭了?”
 
    看着面前突然多出来的一盘茴香豆,不同于以往的十几颗,这一次的豆子却是码满了整个盘子底,看到这里,顾铮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优哉游哉的捻起了其中的一颗回酒保到:“不急,我在等王婶子的包子呢。”
 
    “哦,这就难怪了。”
 
    在这条商业街上,但凡是做工或是在站座上吃饭的客人,没有不知道王婶子她们家的包子的大名的。
 
    皮薄大馅,童叟无欺。价格实惠不说,关键是味道好。
 
    满满一提蓝子的包子,自从王婶子从街口出现起,还没走出大半条街,就能卖的干干净净。
 
    而顾铮正是在这个街口小酒馆的有利地势中,等待着他的晚餐出现呢。
 
    “说曹操曹操到,这不来了吗?”
 
    将茴香豆捻进嘴中的顾铮,等来了他今天的晚餐,他朝着刚露头的王婶子招了招手,这个满脸和善的女人,就挎着颇重的篮子过来了。
 
    “婶子,还是老规矩啊?半边素半边荤?”
 
    “对!”
 
    “那好肉馅的给我两个,素馅的给我来三个,一共是四文钱,没错吧!”
吃顺了嘴了,这是又打算蹭我的豆子吃了?那好,一人一颗啊,不许抢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月票在哪里啊,月票在哪里?
 
    月票在那小读者的口袋里……
 
否用这八粒茴香豆,换您的两个素包子?”
 
    哎呦喂,这买卖做的不亏!
 
    茴香豆是我的,素包子也是我的,可是却被的他说的,感觉很理所当然有没有?
 
    呆愣了一下的顾铮,在看到了灯笼下看着他手中的包子,眼神都拔不出来的那八双小眼睛之后,那随之而来的吐槽的话语,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。
 
    “喏!谢谢你们这么为先生着想,茴香豆本就是给了你们的,自然可以换的。拿去吧!”
 
    好人做到底的顾铮,索性连防烫的纸张也撕给了领头人一半,在看着这群小萝卜头齐刷刷的朝着他一鞠躬,就朝着街深处跑过去之后,不由的就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柜台内的酒保,不清楚顾铮内心的情感,他有些疑惑,又像是闲聊一般的开了口:“这些也是可怜人,不过为首的小子还真的是有能耐,非说是什么苏姓乞儿的后人,还将这些居无定所的半大孩子组织起来,在佛城成立了一个什么所谓的丐帮。”
 
    “还当这是武林大会呢,过家家一般的,不过倒是挺招人怜惜的。最起他们码不偷不抢,是凭真本事要饭!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