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输给女人的黄鸿飞还有什么资格引领佛城的

“那好,我并不觉得犬子有错,如果是我黄鸿飞在当场,我想,我也会管一管这个闲事的!”
 
    “你!?”红牡丹一听是这样的回复,脸上顿时就挂上了恼羞成怒的表情,而她刚想再继续上前一步与其理论的时候,她前面的领头人,则是将手臂一伸,阻止了她的动作:“看来,别人口中的黄鸿飞是一个通情达理之人的传言,也是当不得真了。”
 
    “既然谈不拢,那也只能在手底下见真章了。早就听闻佛城黄鸿飞,无影脚无人出其左右,当为南派第一腿。”
 
    “本人不才,特来领教一番。”
 
    “如若我黑夜叉技不如人,自今晚起,红青黑三堂坛口之人,见到至宝林旗下之人,则会退避三尺。”
 
    “而如果是我赢了,那么,希望黄鸿飞师傅依照我们坛口的规矩,将黄汉森交出来,给我们处理。”
 
    “放心,我们黄莲圣母旗下的黑灯照也不是嗜杀之人,不会要他的小命的,只不过依照坛口的规矩,就如同今天在码头上的忘宗背祖的假洋人一般。要受六六三十六道鞭刑罢了!”
 
    “这也是为他好,也好让你的儿子知道,帮助洋人的下场是怎么样的!”
 
    随着黑夜叉的话音落下,在她的身后,与黑暗都快融为了一体的那群女人们,就自动的分出了一条能容一人通过的甬道。
 
    两个帮众将一身血乎淋啦,半死不活的,今天在码头上被黄汉森救下来的假洋鬼子,给拖到了大场内的所有人的面前。
 
    ‘嘭!’
 
    如同死狗一般就给丢到了场边的角落里,这是作为一个威慑,也是给众位至宝林的同仁们提上一个醒:这就是和她们黑灯照的坛口作对的下场!
 
    看到此情此景,黄汉森下意识的就打了一个激灵。
 
    我去!将人打个半死,还不如直接给个痛快呢!
 
    这边的黄鸿飞因外人的挑衅还没有做出回应,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的黑灯照的一行人,就在黑夜叉的示意下,开始井然有序的往后翻起了跟头,将祠堂外的,青石板铺成的演武场,给让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黄师傅!请!”
 
    “黄师傅!请!”
 
    清清咧咧的女声喊的是那般的整齐,直接就将黄鸿飞给架在了火上灼烤。
 
    现如今的他应不应战,都不会有啥好名声了。
 
    应战了,赢了,那是他胜之不武,欺负女人,没有什么大本事。
 
    要是输了,那就更乐了,一个输给女人的黄鸿飞,还有什么资格引领佛城的武林界?
 
    不应战?,可能也只有顾铮了。
 
    他觉得这是他变身成为奥特曼,来拯救全人类的最好时机。
 
    “且慢!可否听我一言!”挺身而出的顾铮,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,敢大摇大摆的跨入到两个即将交锋的高手之间,让一旁围观的人觉得,此时,他的身影莫名的就伟岸了几分。
 
    只见已居于场地中央的男人,不卑不亢,带着文人的风骨,虽穿着破旧的长跑,身姿却如同青松一般,挺且直,让观者不由的心生敬仰。
 
    嘿呦,这还真有不怕死的,这二位随便扫出来的风都能把您给刮走了,这位先生还真敢往内里凑啊!
 
    但是因为顾铮的这一临时的介入,让微松了一口气的黄鸿飞,就接到了话茬:“不知顾先生有何高见,请讲。”
 
    “好的!顾某不才,先前就说了,我原在码头上也看到了今天两方争执的一幕。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