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在黑夜中穿得如同盗贼一般的女人开了口

“礼轻情意重,在如此简陋的祠堂中,他仍不忘记努力向上,心向求学,这让我很欣慰。果然是东家教育的好,有子如斯,夫复何求啊。”
 
    此时的黄鸿飞,在顾铮拱施礼话音落下的时候,就如同脚底下踩了二两棉花一般,飘飘然了。
 
    作为一个声望足够,家底丰厚的武学宗师,没有什么比夸赞他的儿子更让他高兴的事了。
 
    在听完了顾铮的解释之后,黄鸿飞再看向黄汉森的时候,就已经满是欣慰了:“那就好,汉森,记得和顾先生好好学,不要辜负了先生对你的期许。”
 
    “嗯嗯嗯!”
 
    黄汉森现如今快崇拜死顾铮了好吧,这能把他爹给捋顺了毛的人可不多啊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ps:从明天起更新时间变成上午9 - 10时,下午2 - 3时,大家就不用熬夜看更新了。
 
    两章保底,开始加更,还更,先从打赏开始。
 
    再次求订阅,月票,哭着喊着拿碗求。
 
    你看我多努力啊!!!!
 
    请把月票都给我吧,请多多订阅吧!
 
 138 容我插一脚
 
    而黄鸿飞接下来所说的话,更是让顾铮欣喜若狂。
 
    黄鸿飞说到:“还有,顾先生,拜师是一件大事,哪怕是习字的师父,三十文钱也实在是委屈了顾先生了,改明我让汉森专门提着正规的六礼,上门拜师!”
 
    哈哈,甚好!
 
    欣喜若狂的财迷顾铮在这个时候还是要矜持一下的,他端着架子,微微颔首到:“可!”
 
    就与黄东家继续探讨起了孩子的学业问题。
 
    这三个人在这儿其乐融融的聊上了,这可是让他们身边的,全程围观了客人们不满意了。
 
    这不,为首的领头人,那个在黑夜中穿得如同盗贼一般的女人开了口:“黄师傅,我们这次过来,不是专程来看你们黄家的父慈子孝的。”
 
    “既然你儿子现如今也在,那是不是可以给我们坛口一个说法了?”
 
    听到了对方的咄咄逼人,颇有涵养的黄鸿飞也并没有恼怒,他反倒是朝着这群女人一点头,说到:
 
    “可以,现如今在众目睽睽之下,可否容我询问犬子有关事情的来龙去脉?”
 
    在看到了红牡丹之后,祠堂内的黄汉森可就怒了,这娘们就是自己挨了一顿打还给关到了祠堂的起因,她还敢恶人先告状的,倒打一耙?
 
    想到这里,黄汉森就粗声粗气的接了话:“爹你问吧,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,我可不像某些人,打不过了,就找家长!”
 
    这不就是打小报告的吗?
 
    “很好!”黄鸿飞点点头:“那我问你,今日在码头,是你和这个姑娘起了冲突?原因又是什么呢?”
 
    一个清脆的少年声音与老者浑厚的嗓音,在这个空荡的大场中,飘荡了起来,一问一答,不过几句话的工夫,场内外的人们就都清楚了事情的始末。
 
    而在得知了自己儿子为什么会见义勇为的时候,黄鸿飞叹了一口,转过身来直面起了黑灯照的领头人:“此件事情是否与我儿子叙述的有不同?”
 
    红牡丹在其身后摇摇头回到:“并无!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